理性中的浪漫- 法朗克致好友的《A大調小提琴奏鳴曲》

法朗克出生於比利時,12歲時已經舉行了第一次的演奏會。法朗克在1835年舉家移民到法國,隨後人生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留在法國生活,更在法國的音樂學院中學習作曲、管風琴等音樂智識和技巧。他的音樂才華很早已經被人承認‍,雖然也有像布拉姆斯這樣的作曲家把法朗克看低,但同時同年代的李斯特和蕭邦等作曲家都十分注意這小子的音樂才藝。

1886年,著名小提琴和作曲家易沙意舉行婚禮,作為好友的法朗克譜成了人生第一首,也是唯一一首的小提琴奏鳴曲獻給這好友作為結婚的禮物。這首《A大調小提琴奏鳴曲》不但充分顯露出法朗克的作曲特色,更成為了他的代表作。此曲以循環形式作為作曲手法,每樂章以一主題作為原材料,然後音樂以不同的變奏方式呈現出來。在這理性的架構上,音樂份外的充滿激情,浪漫和動感。

I. 中庸的稍快板 (Allegretto ben moderato)

鋼琴一開始奏出的平靜和弦成為了引子,小提琴的進入把樂章的原主題開始表露出來,兩者把音樂交織起來,帶出了華麗的開首。第一主題聽起來十分柔和,像是在水上隨波飄留,稍作片‍息。樂曲隨後進入第二主題,鋼琴成為了主要的旋律,期後和小提琴對答般把充滿美感的樂曲表達出來,最後樂曲在琴聲下緩緩地靜靜地結束.

II. 快板 (Allegro)

鋼琴疾風般的開首和第一樂章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小提琴的加入延續了這份激情。激動過後,第二主題的凄美和狂風般的序奏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彷彿是人激動過後停下來的反思。期後,第一主題的動機再次出現,在極大的張力下把樂曲推致高潮,冷靜過後,小提琴以飛快的速度奔向結尾。

III. 宣敘調-幻想曲 (Ben moderato: Recitativo-Fantasia)

鋼琴平靜的開首讓人回想起第一樂章,同時為樂曲帶來了翻雨覆雲後的緩衝。期後小提琴如朗誦般,開始‍‍‍述說自己的故事,把聽眾領到內心世界中,與其分享自己的情感。樂章尾斷轉為了哀傷的情感,像是詩人無力改變結果的懊悔。憂傷的苦澀在提琴和鋼琴的張力下越來越強,最後樂章在淡淡憂戚的情感中慢慢地結束。

IV. 略快的稍快板 (Allegretto poco mosso)

終章氣氛轉變,把前面的那份憂鬱一掃而走,換來了浪漫優美的卡農,鋼琴和小提琴相繼主導卡農的旋律。樂曲中不同的動機,都帶著前面三個樂章的影子,像是作曲家把所有的想法都放進了此樂章中。樂曲先先把主旋律奏出,隨‍後靜靜地凝聚力度,然後把壓力完全釋放,‍踏進華麗光明的結尾,在活潑快速的琴音下結束。

原文刊於黃學仁先生2017年7月23日《Why Wong and Friends》演奏會之場刊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