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中鏡》:亂世中的靜謐之美

亞福帕特是二十世紀最成功的作曲家之一,1935年9月11日誕於當時仍為獨立國的愛沙尼亞。帕特早期的音樂作品受蕭士塔高維奇、荀白克等人影響,風格趨向新古典和序列主義。和傳統古典音樂最大的分別在於其比起旋律,更著重對位法上的複雜程度。後來帕特的作品風格脫離了新古典主義,開始以十二音技法來進行創作。但此舉除了惹怒了當時的蘇聯政府(愛沙尼亞於1940年被蘇聯呑併,然後在1991年二次獨立)之外,帕特認為使用十二音技法是創作上的死胡同,因而感到十分氣餒。

在蘇聯政府的統治下,帕特早期的作品都被官方禁演,這時帕特進入第一次的創作空白期。為他撰寫傳記的指揮家表示,「帕特完全失去了創作的信心,連寫出一個音符的力氣都沒有」。在這段時期中,帕特將自己浸淫在早期音樂中並進行研究,當中包括14至16世紀的合唱音樂、宗教音樂等,而《第三交響曲》則是此時期衍生出的過渡性作品。除了音樂外,帕特更涉獵至其他方面進行探討,例如宗教信仰、文藝復興等。在眾多的研究範圍中,又以格里高利聖詠(Gregorian chant)、複調音樂、俄羅斯東正教等最為感興趣。

創作空白期一直持續至70年代中後期,帕特才重新進行創作。浴火重生的帕特,風格可謂是和之前大相逕庭。運用他之前的鑽研成果,帕特從中獨創了一種作曲法,他將之命名為「鐘鳴作曲法」(Tintinnabuli)。簡單的和聲結構、單音、基本三音和弦、單調的節奏、如鐘鳴的音樂都是鐘鳴作曲法的特色。現今人們大多接觸的作品都是在這段時期所寫,有人將帕特的作品形容為「既古風又前衛」。

《鏡中鏡》(Spiegel im Spiegel)為鐘鳴作曲法的早期作品,是帕特於1978年他離開家鄉愛沙尼亞,移居柏林前所寫的作品。這曲子平靜優美,結構簡潔,亦因如此它是簡約音樂中的俵俵者。《鏡中鏡》在流行文化中佔一席位,曾多次被電視劇及電影、甚至芭蕾舞當作配樂使用。

此作品最初的版本為小提琴和鋼琴合奏,但亦可被替代成中提琴、大提琴、低音大提琴、單簧管甚至圓號和敲擊樂等樂器。《鏡中鏡》為F大調,六分之四拍子。鋼琴無止地奏出上行、以六個為一組的四分音符。每個組合的變化不大,只有音程上的改變。亦因如此,常常有人將之和貝多芬所寫、別名「月光」的《鋼琴奏鳴曲作品號二十七第二號》作比較。鋼琴的樂句中,每兩個小節則會奏出長音作點綴,令人聯想到清幽的鐘聲。大提琴於第四小節加入,奏出冥想般的長音,以上行音符和下行音符為一個循環,緩緩地推進著曲子。

從樂譜上欣賞《鏡中鏡》一曲,帕特並未加入任何強弱指示,音符線性的流動,有種「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的靈氣。有趣的是,即使以平淡的方式來演奏《鏡中鏡》,樂曲還是不失其感染力。

自面世的四十多年來,《鏡中鏡》一直都是樂迷喜愛的樂曲。或許在現今充滿紛爭禍亂的世界中尋求慰藉,在喧鬧中尋求一絲寧靜,都是一件再奢侈不過的事。

原文刊於大提琴家陳鈞量先生2017年4月17日《社會 · 沉思》大提琴與鋼琴演奏會之場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