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法國:法式傳承

好法國:法式傳承

今晚的音樂會將帶領觀眾踏上尋找法國音樂的旅程。第一站先由拉威爾《庫普蘭之墓組曲》的「小步舞曲」為大家拉開古典音樂的序幕,在輕柔的樂風中,與拉威爾一同悼念其亡友讓.德雷福斯,當中沒有天堂,也沒有地獄,就像其人一樣,輕輕的來,輕輕的走,充分展現其對法國文化與藝術的崇敬。第二站會帶領大家追溯法國音樂創作的靈感。包括四首由德布西、佛瑞、迪帕克和蕭頌取材自「巴拿詩派」詩作的小品,強調「為藝術而藝術」的理性態度;以及一首由武滿徹取材自日本詩人瀧口修造的小品。探索過靈感來源後,將向大家展示法國音樂如何承傳印象主義。音樂會將為各位觀眾帶來德布西、梅湘、武滿徹及陳其鋼的作品,呈現時而朦朧、時而繽紛的美好意境。來到旅程最後一站,會向大家介紹經典法國音樂作品,並以德布西及佛瑞的創作為代表,重現當中的細膩情感、輕聲呼求及民族情懷,而最後音樂家窮盡一生,安息於自由世界之中。 繼續閱覽 好法國:法式傳承

隨筆 —— 聽《法庭聲明》有感

隨筆 —— 聽《法庭聲明》有感

「……於基督精神高照的社會中,金錢依然比孩童的血肉更重要。」德氏如此説到,這句話也是《法庭聲明》中唯一一句被蘭大衞賦予旋律的話。[整部作品有很大篇幅其實都是由合唱團所唱具嚴格節拍時值的宣敘調式短句組成。]由此看來,説這句話是整部作品的中心思想也不為過。 繼續閱覽 隨筆 —— 聽《法庭聲明》有感

甚麼才是「真 · 本土」?略評多媒體音樂劇《我城》之世界首演

甚麼才是「真 · 本土」?略評多媒體音樂劇《我城》之世界首演

本土,近年來經常出現的一個名號,記得第一次聽見這形容詞是電視新聞主播以此形容本港某些政黨的政治取向時。自此,這詞漸漸引伸出「香港製造」的意思,例如本土意識、本土文化、本土創作等。然而其實何為本土呢?甚麼才是「香港的」呢?最近欣賞了一場由香港演藝學院舉辦的多媒體音樂會——《我城》,及後對以上問題產生了些想法,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下。 繼續閱覽 甚麼才是「真 · 本土」?略評多媒體音樂劇《我城》之世界首演

香港社區藝術家管弦樂團:把古典音樂帶到大街小巷

香港社區藝術家管弦樂團:把古典音樂帶到大街小巷

繁華的街道上,似乎除了匆匆忙忙的行人外,根本就沒有甚麼人事物,看來「在街角遇見」藝術——還要是正統音樂——這般韓劇劇情在這都市上演的機會真是頗為渺茫。不過,原來近年來有著不少有心人積極地把正統音樂帶進人群當中呢,指揮李易聰便是其中一人。 繼續閱覽 香港社區藝術家管弦樂團:把古典音樂帶到大街小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