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布拉姆斯三首小提琴奏鳴曲

說到布拉姆斯最早期的弦樂作品,可能就是他在1853年和舒曼以及迪特里希(Albert Dietrich)所寫、獻給當時小提琴家姚阿幸的F.A.E. Sonata。雖然當中只有第三樂章是出自布拉姆斯之手,但這首是少數能保存下來的早期弦樂作品。當時只有二十歲的布拉姆斯,其音樂才華已令身邊的人大吃一驚。他所創作的諧謔曲,風格極為成熟,完全不像是出自一位年輕作曲家的手筆。

二十多年後,四十六歲的布拉姆斯發表了自己的第一首小提琴奏鳴曲。暱稱<雨中曲>(德語Regenlied,原因是布拉姆斯引用了自己的另一首同名聲樂作品的其中一段旋律到此曲之中)的《G大調第一小提琴奏鳴曲》首演於1879年11月8日在波昂舉行。正如布拉姆斯的其他作品一樣,《G大調第一小提琴奏鳴曲》極富情感,既含蓄但卻熱情奔放。

由於是同期創作的關係,《G大調第一小提琴奏鳴曲》(作品號78)和《D大調第二交響曲》(作品號73)以及《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作品號77)在結構以及所表達的感情上皆有很多相似之處。G大調奏鳴曲式的首樂章由附點節奏揭開序幕,鋼琴彈奏不同的和弦,不久再由小提琴帶出了抒情的主題;降E大調三段體式的第二樂章聽起來有點哀傷,中段頗為熱情,小提琴不斷拉奏雙音,然後再轉為哀傷的樂段,最後以極為優美的下行音符作結;回歸G大調的迴旋曲終樂章是克拉拉的最愛。「我可以只聽著第三樂章過活。」她曾經如此說道。擷取自《雨中曲》的附點節奏在全部三個樂章都有出現,但第三樂章是使用得最多的。亦因為運用了此附點節奏,以致全曲在整體的連貫性上大大提升,聽起來就像是個單樂章的奏鳴曲。

和第一首小提琴奏鳴曲一樣,第二號亦有自己的暱稱。布拉姆斯稱自己的《A大調第二小提琴奏鳴曲》為<名歌手>(德語Meistersinger),原因是首樂章的開首三個音符和華格納的《紐倫堡的名歌手》(Die Meistersinger von Nürnberg)第三幕末Walther’s Prize Song開首的三個音符,無論在旋律或音色上皆極為相似。同時布拉姆斯亦使用了自己的聲樂作品,例如Komm bald Op.97, No.5Wie Melodien zieht es mir leise durch den Sinn Op.105, No.1Immer leiser wird mein Schlummer Op.105, No.2Auf dem Kirchhofe Op. 105, No.4作為素材。原因是1886年夏天,女歌手好友史柏斯(Hermine Spies)到訪瑞士圖恩,探望正於該處在創作《A大調第二小提琴奏鳴曲》的布拉姆斯,他表示在創作的同時腦中亦響起好友美妙的歌聲。亦因如此,《A大調第二小提琴奏鳴曲》亦被稱為<圖恩>(Thun),以表示樂曲的誕生之地。樂曲在同年12月2日於維也納首演,布拉姆斯親自為小提琴家赫密帕格(Joseph Hellmesberger, Sr.)伴奏。

在布拉姆斯的三首小提琴奏鳴曲之中,作品號100的《A大調第二小提琴奏鳴曲》是最為短小精巧,但亦是最抒情的作品。首樂章由鋼琴帶領小提琴進入,如歌的樂句優美得可以為其填詞了。中後段漸趨激情,但馬上冷靜下來,再由小提琴以兩個有力的和弦完結第一樂章;第二樂章感情豐富既是慢樂章但同時亦是諧謔曲,最後以強而有力的和弦作結;最後一個樂章開首由小提琴憂鬱的旋律開始,然後仿似對話般和鋼琴交接。整個樂章的動機皆優美如詩,布拉姆斯曾經說過在創作時,詩人格羅斯(Klaus Groth)和維德曼(Joseph Victor Widmann)都是最常拜訪他的好友,也許《A大調第二小提琴奏鳴曲》是從他們的作品中取得靈感。

布拉姆斯的最後一首小提琴奏鳴曲有四個樂章,《d小調第三小提琴奏鳴曲》和《A大調第二小提琴奏鳴曲》是於同期創作的。布拉姆斯在1886年的夏天中寫出了不少的室樂作品,例如《F大調第二大提琴奏鳴曲》和《c小調第三鋼琴三重奏》和另外數首歌曲,他戲稱那個段時期為「室樂之夏」(Chamber-music summer)。作品號108的《d小調第三小提琴奏鳴曲》其實是布拉姆斯獻給指揮家好友畢羅(Hans von Bülow)的作品,並在1888年於匈牙利布達佩斯首演,由小提琴家兼作曲家胡鮑伊(Jenő Hubay)演奏,布拉姆斯擔任伴奏。

首樂章d小調的第一主題十分柔情,始於小提琴的長音。有人說開首這段是受了胡鮑伊的影響,所以聽起來帶點異國的味道。F大調的第二主題極為浪漫,和第一主題相映成趣。持續音在發展部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在鋼琴低音的襯托下令樂曲更具層次感、更具色彩,小提琴的演奏更顯突出。最後來個首尾呼應,樂曲轉為D大調後小提琴以長音作結;3/8拍子的第二樂章可謂是布拉姆斯所有作品中最柔和的作品了。中段小提琴奏出極懷舊的主題,然後推上高潮,再以下行的雙音回到第一主題,最終小提琴以三個極溫柔的D音作結,感覺上有點像舒曼的鋼琴獨奏作品《孩堤之景》;諧謔曲的第三樂章始於一片滑稽的氣氛。升f小調的主題首先由鋼琴帶出,小提琴作伴奏,不久主題回到小提琴身上。重覆數次的主題交替後,小提琴以撥奏襯托著鋼琴,再以#C和#F輕輕導入終章; 6/8拍子的第四樂章的引子充滿激情,小提琴用力地拉奏一連串的三連音,鋼琴則在彈奏和弦,然後雙方數次互換樂句,使終章有如暴風雨般進行。不久鋼琴帶出較為抒情的主題,小提琴醞釀後重回開首激昂的樂段。重覆數次第一第二主題後,鋼琴和小提琴以一連串的上行樂句推上最終高潮,以一個強而有力的D音作結。

錄音推薦:

1. Itzhak Perlman; Vladimir Ashkenazy [Warner]

2. Leonidas Kavakos; Yuja Wang [DECCA]

古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