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馬行空之鉅作:白遼士的《幻想交響曲》

1830年,法國作曲家白遼士(Hector Berlioz)寫出了一首在浪漫主義音樂時期中最為重要的作品,其名為《藝術家一生中的插曲》(Épisode de la vie d’un artiste / An Episode in the Life of an Artist),亦即是我們現今所認識的《幻想交響曲》( Symphonie Fantastique / Fantastical Symphony)。

整首曲目分為五個部分,每個部分都有獨立之標題:

I. 夢與熱情 Rêveries-Passions

II. 舞會 Un bal

III. 園林景緻 Scène aux champs

IV. 斷頭台進行曲 La marche au supplice

V. 女巫安息夜之夢 Songe d’une nuit de sabbat

五個部分風格各異,但每個樂章都是獨特的。白遼士為何會寫出一首如此奇特的作品?和其他音樂一樣,《幻想交響曲》亦有自己的故事。

背景.

「我的生活是一部很有趣的小說。」

白遼士曾經如此説道。

的確,從後世的角度來看,《幻想交響曲》就是白遼士自己的生活故事。創作《幻想交響曲》的靈感除了來自白遼士本人的生活外,其實亦來自一本書:《一名英國鴉片吸食者之自白》。正如標題所說,這書是描述鴉片吸食者的內心獨白,鴉片如何令自己失去動力,令自己墮落,摧毀一個人的心智。白遼士看得涕泗交頤,因為他自己就是書中的主角。

白遼士原來是個鴉片吸食者?當然不是。

愛,就是白遼士正在吸食的「鴉片」。

時為1827年的秋天,白遼士在巴黎劇院觀賞某英國劇團演出的莎士比亞悲劇。然而,他卻在意一名女子:奧菲莉亞的扮演者——著名女演員史密遜(Harriet Smithson)。白遼士完全被她的美貌和氣質吸引著。他完全陷入瘋狂的狀況之中。白遼士對她的愛和激情令自己如同行屍走肉般,每分每秒也在惦掛著自己的心上人,和一名鴉片吸食者無異。他寫過幾封求愛的信件予史密遜,但都遭到史密遜冷漠的拒絕。萬念俱灰的白遼士曾打算尋死,而方法,諷刺地是使用鴉片。

但如此的愛情創傷卻給予白遼士譜寫《幻想交響曲》的基本構想。1830年12月5日首演時,白遼士親自為作品撰寫了一分簡介。當中有一句是這樣的:「…這是首由器樂所演奏的戲劇,由於沒有台詞,所以必先解釋清楚故事大綱。

解說.

幻想交響曲

藝術家一生中的插曲

一位年輕的音樂家,他想像力豐富,才華洋溢。卻因無望的愛情而墮入絕望的深淵。他欲以鴉片了結自己悲慘的生命,卻因劑量不足而未能成功。他置身於詭異的夢境,他的思緒、記憶和情感化成不同景象,帶領他到可怕的夢境中。他的愛人成了一個固定樂思,在腦中陰魂不散。

I. 夢與熱情 Rêveries-Passions

還記得遇上她的日子。那種喜悅,那種渴望。她是如此的美麗,高貴而動人。猛烈的感情使我不能自拔,心靈的疲憊,鬱鬱的愁思,一一刺進我的心裏,痛苦不堪。

II. 舞會 Un bal

張開眼睛,自己身處在舞會之中,這是個上等人仕出席的舞會,每個人都悉心打扮。然後,她又出現了。每次我一看見她,我就會激動起來。我嘗試去牽她的手,但在一片人流中,她失去了蹤影。

III. 園林景緻 Scène aux champs

夏日傍晚,兩位牧羊人在田園氛圍中合唱。我站在草原中,享受如此寧靜的景色。樹葉在風中沙沙作響,微風為我帶來希望。我閉起雙眼,幻想著我和她幸福的日子,我以後將不再孤單!然而,一股不安湧上心頭。她是否真的愛我?希望消失,黑暗再次降臨,兩位牧羊人只剩下一位,另一位不知所蹤,遠處雷聲在低鳴,最後只有靜寂。

IV. 斷頭台進行曲 La marche au supplice

我在一瞬間明白,她已不會再回來。讓我服下這些鴉片,好讓我脫離塵世。但是這些劑量卻令我墮入無止境的惡夢中!我殺了我心愛的女人,被判處死刑,被抬往刑場行刑。我回想她的美貌,然而,我看着利刃落下,眼前景色天昏地暗,我並未死去,我看着自己的身體仍在斷頭台上,頸子在不斷噴出深紅色的血液。

V. 女巫安息夜之夢 Songe d’une nuit de sabbat

我死了。身邊盡是面目猙獰的妖怪、魑魅和女巫來為我送葬。耳中都是他們的嘲笑,以及遠處教堂的鐘聲。她再次出現,但已失去往日的高貴,變得猥瑣而古怪,她面色蒼白得可怕,雙目無神。她加入身邊的不祥之物,跳起令人不安的舞蹈為我送葬,聖歌《神怒之日》(Dies Irae)在地獄聽起來令人毛骨悚然。我真真正正地死去,最後所見的是她冷漠而陰森的笑容。

後續.

聽完整首大約一小時的交響曲,處處可以看出白遼士本人的影子。1830年12月5日首演時,李斯特非常熱愛這首作品。巧合地,當晚在歌劇院史密遜在演出《波蒂契的啞女》(La Muette de Portici)中芬妮拉(Fenella)一角。

既然《幻想交響曲》是由白遼士和史密遜二人的經歷,那麼史密遜亦以某種形式在作品中出現。固定樂思(idée fixe),即是類似華格納的主導動機一樣,以一句樂句或旋律代表某一樣事物。

這就是《幻想交響曲》中的固定樂思。首次出現於第一樂章夢與熱情中。細心聆聽的話,往後數個樂章亦有出現過(例如第四樂章斷頭台進行曲的最後一句)。

《幻想交響曲》中的主角最後未能成功追求女主角,更因吸食鴉片而死。那麼白遼士本人呢?

1832年,史密遜再次隨團到訪巴黎。當時她的名氣已大不如前,而且欠下一身債務。白遼士花了一大筆錢組織一場音樂會,並邀請史密遜到場。白遼士本人親任定音鼓樂手,演出自己的《幻想交響曲》。

據友人海涅記載,當兩人視線對上時,白遼士就會發瘋似的猛打定音鼓。最後,史密遜終於接受白遼士的愛意,於1833年和他結為夫妻。《幻想交響曲》不再幻想,而是現實。

正如筆者所言,《幻想交響曲》成真,第四第五樂章的劇情也成真了。當然白遼士並沒有殺死自己的妻子,也沒有被判死刑,更沒有在地獄被一班鬼怪送葬。只是他們兩夫妻的感情在1846年出現變化,過氣女演員和身無分文的作曲家,結果這段婚姻到最後失敗得一塌糊塗,和《幻想交響曲》的故事一樣,有美麗的開首,卻欠缺完滿的結局。

錄音推薦

1. Sir Colin Davis: Royal Concertgebouw Orchestra [DECCA]

2. Sir Colin Davis: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LSO Live]

3. Charles Munch: Boston Symphony Orchestra [RCA]

市面上有不少高質的錄音,正所謂人各有所好,百貨應百客,上面三個都是筆者私心推薦的優秀錄音,大家可以一試。

古斯

3 thoughts on “天馬行空之鉅作:白遼士的《幻想交響曲》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