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命運的宣告───「悲愴」

貝多芬一生寫下32首鋼琴奏鳴曲,其作品可分為三個主要不同時期所創作。而當中,前期的作品最廣為人知非《悲愴》和被後人名為月光的第十四首鋼琴奏鳴曲(Piano Sonata Op.27 No.2)莫屬。而第八‍首鋼琴奏鳴曲《悲愴》可謂早期作品中的頂峰之作。貝氏不但在其中運用了創新的寫作手法,更把自己強烈的情感融入在曲中‍,此作品可謂是他的寫照。

1798年,居於維也納的貝多芬早已經聲名大噪,多間出版商搶著把他的作品印刷且出售,更有不少的贊助人支持他的生活,因此此時的貝多芬可就是無後‍顧之憂,能夠得意洋洋的作他喜歡的事。可是,奇怪的是貝多芬把剛寫完的第八‍首鋼琴奏鳴曲獻題為《悲愴》給貴族李赫諾夫斯基王子(Prince Karl Lichnowsky)。原來貝氏被上天開了一個大玩笑──聽力漸漸地消失。身為音樂家的他,卻不能如常人般聆聽音樂,面對命運殘酷的洗禮,貝多芬選擇的並‍‍不是妥協,而是坦然‍接受挑戰,以毅力和決心創下屬於自己光輝的一頁,寫下屬於自己的樂章。

此曲以c小調寫成。32首鋼琴奏鳴曲總共有三首以其調子寫成。c小調的作品在貝多芬的手中經常帶給別人驚喜,更有強大的感染力。直到年老接近人生的終點時,貝氏最後一首的鋼琴奏鳴曲也是以c小調寫成。可見這調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的特別。作品以三個樂章組成,帶有濃烈的個人情感和𢸍憾人心的旋律。

1) Grave; allegro di molto e con brio(莊板、活力的快板)

作品一開始以c小調的和聲作為引子,極慢地向上推進。然‍後又以半音音階返回低音的位置。這開頭的方法和晚年所作的第三十二首鋼琴奏鳴曲相似,不同的是《悲愴》引子的動機不斷反反覆覆地出現。同時引子部份更令人聯想起巴哈以c小調寫成的partita組曲。這個序奏就像命運的壓場,一步一步的邁向貝氏,令人透不過氣來。隨即樂曲進入第一主題,左手以八度彈奏著C音,右手卻如萬馬奔騰般飛快地向上攀升,有如貝多芬帶給命運的衝擊和挑戰。‍兩次進擊過後出現了兩下重拍,像是再一次肯定自己的決心。再經過兩次的挑戰後,旋律稍為放緩了一段時間,然後再以輝煌的姿態向上騰升,音樂由低沉的心情轉換成勝利後的喜悅。但又突然被引子中的命運所打破。序言的動機過後,作品進入呈現部,第一主題的動機先以不穩定的e小調再次出現,第二句卻轉化成g小調。然後右手成為了伴奏,琴鍵上的敲打聲拱託著左手以半音音階上升的不安。一輪迷失過後,第一主題又一次出現,慢慢地返回原調,貝氏再一次昂首闊步地走向命運,直到尾聲。可恨的是命運又一次的把他拖垮,引子中的逼迫再現,重重的按在貝多芬的身上,但貝氏並沒有就犯,而是在最後數個小節作出最後的反擊,結束‍第一樂章。

2) Adagio cantabile(如歌的柔板)

第二樂章有著如歌如詩如夢般的旋律,和第一樂章的那份激昂凝成了強烈的對比。樂章以Ab 大調作為開首,數個小節後,伴奏如管弦樂團般加入,把第一主題的旋律再次突出。隨後過渡段以f小調展開,一開始帶點神秘的感覺,不肯定向哪個方向移動,緩緩地又走進了鋼琴中的低音部份,撲朔迷離。再一次經過第一主題後,作品進入了樂曲的中段部份。左手不安的伴奏如暗湧一直持續著,把原本的平靜打擾,但詩人卻沒有理會,慢慢的離開這份騷動,返回大自然的愛和安慰。

3) Rondo: allegro(迴旋曲,快板)‍

稍息過後,樂曲進入第三樂章,再一次返回面對現實。開首用了第一樂章中的動機,發展成獨當一面的主題。樂曲不斷向上推進,卻又不能持續。一下重拍過後,音樂從悚縛當中解放出來,旋律如小朋友般暢遊花園。養精畜銳了數個小節後,旋律衝破了第一道高牆 。可是不到數個小節後又被打回去第一主題。樂曲進入發展部,對位法的運用充滿了這一段的音樂,像是貝多芬刻意地把巴哈的影子投射在曲中。旋律左右手交替,一連串狂亂的三連音把這部份推致高潮。這時,呈現部出現的旋律在高音的位置自由活潑地穿梭,但在返回低音位置後,卻帶著一點點的猶疑和疑惑。樂曲最後一次進入第一主題, 旋律開始時陰沉地四處走動,漸漸地以音階把隱藏已久的‍‍壓抑釋放出來。繼而樂曲進入尾聲,貝氏最終給予命運極大的打擊。最後的的五個小節像是命運的發問,要求貝多芬妥協,但貝氏堅決地把它否決,利用沉重的音階把音樂結束‍,也結束‍命運給他帶來掣肘

逆境,也許是很多人選擇逃避的藉口,更是不少人放棄夢想的原因。‍面對困難,貝多芬選擇的不是放棄,而是以不屈‍不撓的精神面對,最終才能以勝利的姿態擺脫命運,成就個人的傳奇。貝氏的故事和其樂曲令筆者想起一本圖書:<The Alchemist>,最後以書中的一段話作為結束。

When you want something, all the universe comprises in helping you to achieve it.
Every search begins with beginner’s luck. Every search ends with the victor’s being severely tested.
The Alchemist

 

1)  Wilhelm kempff

2) Alfred Bren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