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翔的荷蘭人》:愛與詛咒的故事(上)

筆者很多朋友都十分喜歡之前《指環》系列的文章,但其實該系列還是連載中,我已經開始著手準備撰寫《女武神》的剖析系列了。但現在我想先向大家介紹另一套華格納歌劇:《飛翔的荷蘭人》( The Flying Dutchman/Der Fliegende Höllander )。

《飛翔的荷蘭人》是華格納的第四部歌劇,但亦可以說是他的第一部:因為他在籌辦拜萊特音樂節時把他早期三部歌劇(《仙女》、《禁戀》和《萊恩濟》)從演出名單上劃去,原因是這三部歌劇不符合他後期整體藝術的理念。

長約2.5小時,三幕(但現今亦有時會以獨幕的方式完成演出),主要人物有六位。故事簡單易明,是華格納眾多套歌劇中的入門之選。

創作素材及背景

飛翔的荷蘭人其實是一艘傳說中的幽靈船,而且遭受詛咒,永遠不得歸鄉或上岸(亦有版本是每隔若干年才可以上岸一次)。此船航行速度極快,任何船隻皆望塵莫及,而且每次出現必有暴風雨相伴,並帶來厄運,是其他水手們出海時所畏懼的存在。據記載,這艘幽靈船的船長真身是一位17世紀的荷蘭船長,名為伯納德(Bernard Fokke),在歌劇中的船長並沒有姓名,只以“荷蘭人”命名之。

關於飛翔的荷蘭人被詛咒的原因,其實有數個版本:

一、船長因一次出海途中咒罵惡劣天氣,而被海神詛咒。

二、船長以自己的靈魂為賭注與魔鬼擲骰子,結果被詛咒。

亦有版本是因為船上發生了嚴重的鼠疫而被禁止停泊在任何港口,被迫到處漂泊。由於詛咒的關係,船上所有船員包括船長,都不會死亡。他們面無表情,毫無血色,不能享樂,以活死人稱之最適合不過;船身亦是無堅不摧,有傳該船甚至沒有實體,只是一團幻影。無論如何,飛翔的荷蘭人都是一個悲劇,因為對以前的水手來說,思鄉其實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因為每次出海最少需要三個月。而歌劇中亦有些樂句描繪了船員們的思鄉之情。

華格納歌劇中的《飛翔的荷蘭人》則是取材於海涅(Heinrich Heine)於1833年的創作的文學作品。海涅將這艘幽靈船小說化,並引起了華格納的興趣,決定用其作為新歌劇的材料。另外,他亦參考了豪夫(Wilhelm Hauff)的《幽靈船故事》(1826),完成了主線劇情,而其他細節則由華格納本人創作。

最終在1841年11月,華格納完成創作,在總譜最後一頁寫下以下句子:

“在黑夜貧困之中,通過荊棘的道路走向光明的世界。神啊,求祢保佑。”

雖然如此,首演之路卻困難重重。先是眾多歌劇院因過於陰暗沉重為由而拒絕上演,當時人們的主流口味都是意大利的浪漫歌劇。1843年於德累斯頓(三年前《萊恩濟》的首演之地)首演過後,被人批評得體無完膚。人們看過上一部華格納歌劇《萊恩濟》後,都比較期待類似的作品。但《飛翔的荷蘭人》卻令他們完全摸不著頭腦。在柏林的演出亦不太順利,樂評家的評語更是不堪入耳。此劇由譜曲完成到首演前後數年只上演過大約四次便從名單上剔除,之後直到1865年才重新上演,到了1899年上演總數更是到了二百次。但以後世的角度來看,《飛翔的荷蘭人》是華格納歌劇生涯中重要的轉捩點:曲風的轉變、主導動機的應用、配器的成熟,重要印證了在華格納心中萌芽的藝術理念。

*上圖是2013年在蘇黎世上演的《飛翔的荷蘭人》,由著名歌唱家Bryn Terfel飾演荷蘭人一角。筆者頗喜歡那個造型。(現場錄影最近由DG推出)

(待續)

錄音推薦:

1. Giuseppe Sinopoli: Orchester der Deutschen Oper Berlin [DG]

https://open.spotify.com/album/0hb4OlayoJ9RR7UkZ1JIPb

2. Otto Klemperer: New Philharmonia Orchestra [EMI/Warner]

https://open.spotify.com/album/5EBIYZK2nmfaxvu2XpeCI5

古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