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首舞曲,一生精髓:拉赫曼尼諾夫《交響舞曲》

三首舞曲,一生精髓:拉赫曼尼諾夫《交響舞曲》

正如拉赫曼尼諾夫在《交響舞曲》最後所寫的一段註腳:「我感謝你,上帝。」無論一生中有何悲喜,請必緊記,那只是當下的事,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縱使不安和悲傷會一直陪伴著我們,但在盡頭回望時,那些努力的痕跡都將化為閃爍星光。因為人生最美的不是結果,而是過程。 繼續閱覽 三首舞曲,一生精髓:拉赫曼尼諾夫《交響舞曲》

英雄 · 為紀念一位英雄人物——淺談貝多芬《第三交響曲》

英雄 · 為紀念一位英雄人物——淺談貝多芬《第三交響曲》

一七九二年,拿破崙執意剷除歐洲專制君主和非民選統治者,因而向奧地利皇帝宣戰。身在維也納的貝多芬亦深受當時的革命氣氛感染。嚮往自由平等、敬佩法國革命的理想的他成為了拿破崙思想的追隨者。 繼續閱覽 英雄 · 為紀念一位英雄人物——淺談貝多芬《第三交響曲》

孟德爾遜的《第一鋼琴協奏曲》

孟德爾遜的《第一鋼琴協奏曲》

生於漢堡富裕家庭的孟德爾遜,從小就是一位文武雙全、琴棋書畫樣樣皆精的天才兒童。他很早就展露出過人的創作天賦,更在十七歲時為莎劇譜寫了著名的《仲夏夜之夢序曲》。今晚為大家演奏的《g小調第一鋼琴協奏曲》是孟德爾遜二十二歲時在歐洲旅遊期間寫成。 繼續閱覽 孟德爾遜的《第一鋼琴協奏曲》

浦羅歌菲夫的《羅密歐與茱麗葉組曲》

浦羅歌菲夫的《羅密歐與茱麗葉組曲》

蘇聯前最高領導人史大林在《真理報》批評蕭士塔高維契的新歌劇《穆森斯克郡的馬克白夫人》,指其「低俗、粗鄙、荒唐無稽」、且批評內容不符合「蘇維埃音樂」的標準。一連串的政治風波令國內的作曲家都人人自危,害怕自己會成為下一個被點名批評的目標。 繼續閱覽 浦羅歌菲夫的《羅密歐與茱麗葉組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