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爾維亞獨立戰爭和柴可夫斯基的《斯拉夫進行曲》

塞爾維亞獨立戰爭和柴可夫斯基的《斯拉夫進行曲》

創作這首交響詩之時,塞爾維亞和奧斯曼帝國正處於前者爭取獨立的戰爭之中。事實上在獨立戰爭開始前,塞爾維亞和奧斯曼帝國雙方早已有軍事衝突,加上塞爾維亞民族主義興起並處於半獨立狀態,開戰只是遲早的事。 繼續閱讀 塞爾維亞獨立戰爭和柴可夫斯基的《斯拉夫進行曲》

李斯特第三號交響詩:《前奏曲》

李斯特第三號交響詩:《前奏曲》

我們的一生,不就是由死神敲出頭一個莊嚴音符的無名之歌的一系列前奏嗎?愛情是每一顆心最嚮往的曙光,暴風雨猛烈的衝擊驅散了青春的幻想,它那致命的雷電毀滅了神聖的祭壇,可是,最初感到的愉悅與歡樂不受到暴風雨的干擾的那種命運在哪裡呢?有沒有這樣一顆遭受過殘酷折磨的心靈,當暴風雨一過去而它卻不從田園生活的寧靜中去尋找撫慰呢?然而,看來人們很少會長久安於昔日投入大自然懷抱時所獲得的那種溫柔與平靜;一當號角長鳴,他便急速奔向召喚著他的危險崗位,以便在戰鬥中完全恢復自信,並充分發揮他的力量。 繼續閱讀 李斯特第三號交響詩:《前奏曲》

談李斯特的《浮士德交響曲》

談李斯特的《浮士德交響曲》

哀傷的音樂慢慢轉為「渴想」的動機,小提琴有力地奏出一連串下行的十六分音符,代表了年老的浮士德對人間百態、亦即是對生命的渴求。然後這種渴求慢慢地昇華成上行的「勝利」動機,和「渴想」動機相反,這次是由半個聲部的小提琴溫柔地奏出一連串上行的六連音,配搭上另外半個聲部的撥奏以及木管和豎琴的襯托,可謂是全曲旋律最優美的部分之一。 繼續閱讀 談李斯特的《浮士德交響曲》

民族主義覺醒:西伯遼士的《芬蘭頌》

民族主義覺醒:西伯遼士的《芬蘭頌》

19世紀末芬蘭藝術界一片愁雲慘霧,對俄羅斯帝國這強權統治恨之入骨。同時民族主義覺醒,越來越多民眾參與爭取獨立建國、解放民族的社會運動之中。芬蘭新聞業界為募集基金而舉行了一連串的「愛國」表演活動。當然愛國只是一個假象,實際上這是對俄國壓迫芬蘭言論自由以及媒體審查的無言之爭。 繼續閱讀 民族主義覺醒:西伯遼士的《芬蘭頌》

史特勞斯的一次登山歷程

史特勞斯的一次登山歷程

事實上,此曲除了獻給德累斯頓國家管弦樂團外,亦是獻給史特勞斯的另外一位好友:尼古拉斯伯爵。這位伯爵是為當時的德累斯頓宮廷歌劇院總監,史特勞斯的《玫瑰騎士》也是因為這位好友助其一臂之力,才能在宮廷歌劇院成功首演。尤其史特勞斯在創作《莎樂美》後作品一直受到爭議,當時的皇帝更向史特勞斯說:「創作這樣的歌劇對你沒有好處」。藝術這種行業,人際關係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史特勞斯得到了伯爵的協助,才能繼續創作和宣傳其別樹一格的歌劇。 繼續閱讀 史特勞斯的一次登山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