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Crafters:改變音樂會形式 拉近觀眾距離

香港從來都不缺表演團體,每星期都有不同的團體在不同的地方演出。除了大型藝團,亦有不少小型獨立藝團在此地掙扎求存。維持高水平的演出之餘、同時維持收支平衡、又要鶴立雞群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每個藝術工作者的原動力,就是一份信念。

IMG_7964.jpg

大提琴家黃家立畢業於倫敦市政廳音樂學院,師隨史提反 • 普波夫,室內樂則師隨艾雲 • 洛夫史坦、默灰爾鍾斯及安袓魯屈堅臣。在英國四年間黃家立在很多地表演過室內樂,而去年黃氏則成立了「時 • 刻室樂」(TimeCrafters)這個表演團體。

img_7895

黃家立成立時 • 刻室樂的緣故,就要追溯至半年多前他所舉辦的一系列室樂音樂會。「當時Ka Lap & Friends的音樂會完結後,我覺得舉辦音樂會其實可以有更多不同的形式。同時以一個團體演出,除了可以避免了個人主義的出現,更能集中於推廣音樂。」於是時 • 刻室樂就是在這樣的想法下誕生。時 • 刻室樂的命名,背後亦有一番意義。黃家立認為,現今都市人生活節奏繁忙,每一秒都十分寶貴。而音樂會的每一刻都是屬於觀眾本身,並非表演者。因此時 • 刻室樂所扮演的角色就有如一名工匠,為每位聽眾雕琢出至高無上的音樂體驗。

談到時 • 刻室樂的宗旨,黃家立提到了「活化」這一字眼:從形式上出發,改變傳統音樂會既有的方式。以往時 • 刻室樂舉辦過數場小型音樂會,反應亦不錯。黃家立認為小型音樂會可以拉近樂手與觀眾距離,令後者更加投入於其中。除此之外,黃家立更希望透過此形式的音樂會引導觀眾反思:例如該如何去細心欣賞一場音樂會?踏入音樂廳的一刻該以怎樣的心境去聆聽接下來的樂曲等等。

IMG_7913.jpg

「時 • 刻室樂的難處,應該和每個藝術團體都大同小異吧!」黃家立笑言。的確,藝術團體要生存的確不容易,尤其是小型獨立的團體,要維持收支平衡是每場音樂會的首要目標。「室樂團體比傳統樂團更難維持收支平衡,更何況時 • 刻室樂走的是非主流路線,避免個人主義,以純粹的音樂去吸引觀眾,這樣我們更難有一群既定的觀眾群。」雖然如此,他笑道,儘管生存艱難,但能夠抱持自己的理想,是件值得的事。

IMG_7874.jpg

筆者注意到時 • 刻室樂的音樂會選曲方式有別於其他表演團體,往往都是圍繞既定的主題。單簧管手馮逸山(Linus)認為,現今很多音樂會都以演奏家作為賣點。「雖然這種做法並無不妥,但我認為此舉或許會忽略了樂曲本來的意義。」觀眾往往會因為表演者的名氣而去觀看,換言之音樂的主題就未能夠傳達至聽者心中。在Linus眼中,音樂就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談到,除去演奏者的金絮,將音樂歸於原點,發揮其感染力;當音樂本身的意義傳達到觀眾心中時,說不定可以改變生命。Linus又提到,室樂當中所隱藏的含義不比大編制作品少,更能夠探討作曲家的內心世界。亦因如此時 • 刻室樂以最原始的方式去呈現室內音樂,同時亦希望和觀眾一起理解作曲家創作音樂時的思緒和想法。總結過去四場音樂會,分別以浪漫時期、巴赫靈感、貝多芬的生平、印象主義為題,時 • 刻室樂希望能帶給觀眾不一樣的體驗。黃家立說,每次都是先定下主題,然後才選曲,這樣就可以令觀眾更容易理解音樂的因由意義。

IMG_7918.jpg

從時 • 刻室樂的Facebook專頁看到,除了巴赫、貝多芬等的作曲家以外,亦有不少相對前衛的作曲家。Linus說,想要演出他們作品的初衷,是想和觀眾一起探討音樂風格的傳承和轉變。「例如我們先演出一首布拉姆斯的作品,然後是魏本的未成熟作品,之後才演出其早期作品。目的就是想讓觀眾體驗於後浪漫時期長大的後者,會譜出怎樣的作品,以及寫作技巧的改變。」去年12月22日的音樂會就是以貝多芬為題,演出了三首分別為早、中、晚期的室樂作品。「我們想通過演奏三首不同時期的音樂,呈現出貝多芬風格上的變化。」鋼琴手余啟智(Rod)說。

當被問到對哪首演出過的作品有最深的領會時,「我想是貝多芬的《弦樂四重奏作品號132》吧。」黃家立道。「尤其是當中的第三樂章,我真正體會到人類的渺小。也許這就是信仰存在的原故,亦解譯了這裡貝多芬取材自巴哈的因由。眾所周知,巴哈受宗教啟發,創作了一大堆的聖曲、合唱作品。我認為貝多芬在這裡引用巴哈的原因,是他想宣揚一個理念:信仰源自人心。」Linus補充說,很多作曲家在其晚年都會向自己年少時所接觸所學的致敬。「除了巴哈外,其實還有莫札特。在我腦海中,兩位老朋友在樂韻中重逢,令我十分感動。」

如上文所說,時 • 刻室樂是少數先主題,後選曲的藝團。過去四場音樂會中,哪一場最喜歡又最難忘?三人都異口同聲說是去年12月28日的印象主義音樂會。除了準備充足、演出水準高以外,最主要原因是當天真正感受到觀眾和樂手間是零距離的。「我感覺到他們真真正正融入到我們之中,同時反思印象主義、剖析印象主義在不同藝術範籌的關係。這代表了時 • 刻室樂的理念並非紙上談兵,而是真正可行。」

談及未來展望和願景,黃家立除了想尋求和觀眾更多的交流,更希望音樂會可以涉獵更多類型的室內音樂。Rod補充:「例如融合了詩詞的德語歌曲,我認為是一個值得探索的作品類型。在我心中,歌曲的藝術價值不比詠嘆調低,始終本地過於著重歌劇的演繹,但就忽略了德語歌曲這一體裁。所以我希望透過時 • 刻室樂,推廣德語歌曲。」

編採:古斯、路德
攝影:Jonathan Wong Ho Fai
時 • 刻室樂:https://www.facebook.com/theTimeCrafters/

對「TimeCrafters:改變音樂會形式 拉近觀眾距離」的一則回應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