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民族音樂到死與再生:維也納愛樂樂團2015-2016樂季第十場訂購音樂會感想

(原文改編自Setsuna《【漫步音樂之都·隨筆】 其三、金色大廳音樂會》

在六月某晴空萬里的下午,筆者有幸在維也納著名的金色大廳親眼維觀看也納愛樂樂團(以下簡稱「愛樂樂團」)2015-2016樂季的第十場,也是最後一場的訂購音樂會(Subscription Concert)。

走在音樂之都的大街小巷,你總會聽到不同類型的音樂。從小提琴獨奏到大提琴二重奏,從手風琴到女高音,維也納每分每刻都在告訴你「音樂之都」的名字是怎樣得來的。但除了在街上享受隨風飄逸的旋律,坐在華麗的音樂廳裡欣賞古典音樂,也不失為好選擇。

我一直希望能到世界著名的金色大廳欣賞此頂級管弦樂團的演出,這次終於完夢了。

說起買票的故事,也是有趣。因為行程是兩個月前才決定的,那時候音樂會的票早就賣完了,愛樂樂團的網站說要等到音樂會開始前五天才會有退回的票在線上/票務處售出。一心要看演出的筆者結果就在當天清早就上網「撲飛」。本來以為選了露台位置的票,還跟同行朋友多番確認,去到才知道自己買了最前排的位置。

得悉真相後是有擔心頸項,但不管了,最重要的是音樂會!

 

當日音樂會詳情如下:

10th Subscription Concert

指揮:安德烈斯.奧羅(Andrés Orozco-Estrada)

小提琴:希拉蕊·哈恩 (Hilary Hahn)

曲目:

  1. 佐爾坦·高大宜(Zoltán Kodály)

加蘭塔舞曲(Dances of Galánta)

  1. 亨利·維厄當(Henri Vieuxtemps)

D小調第四小提琴協奏曲(Violin Concerto No. 4 in D minor, Op. 31)

— Pause —

  1. 謝爾蓋·拉赫曼尼諾夫(Sergei Rachmaninoff)

交響舞詩(Symphonic Dances, Op. 45)

 

想當初我看到演出曲目裡有拉赫曼尼諾夫的作品時整個人興奮極了,因為我超愛他的作品,但都是到演奏會當天才第一次聽這三首作品。

開場才不過五分鐘,我已經深深理解到世界頂級管弦樂團的名字是名不虛傳的事實。毫無錯誤,而且近距離看到他們的表情,都在樂在其中,沒有緊張。不同樂器混合出來的音色繞梁三日,不,十日也可以!而且大廳的音響超棒,就算我坐在中提琴的前面,也能清楚聽到後排低音大提琴的聲音。花的錢都值了!

以下我儘量分開三首作品寫些個人感想。我不是甚麼音樂達人,所以別期待太多,哈哈。

 

  1. 佐爾坦·高大宜(Zoltán Kodály)

加蘭塔舞曲(Dances of Galánta)

作品寫於1933年。是Kodály為布達佩斯愛樂樂團成立八十週年紀念而寫的作品。作品是基於加蘭特(Galanta,當時是匈牙利的一部分,現在屬於斯洛伐克)當地的民間音樂而創作。全曲分為五部分,作品回顧了十八世紀匈牙利傳統Verbunkos音樂(一種匈牙利舞曲音樂)的慢─快結構。樂曲以慢板開始,直到單簧管的獨奏和莊嚴行板段,再進入較快的剩餘四首舞曲。

筆者挺喜歡聽民族音樂的。從冰島到東歐,我總是喜歡聽那種充滿異國情調、色彩鮮艷的音樂,前陣子更迷上了俄羅斯的手風琴民族音樂。提到匈牙利民族音樂,我總是會想起著名的《匈牙利舞曲第五號》(Hungarian Dance No. 5 in G minor)。那快慢分明清晰、時而輕快,時而激昂的旋律,深深留在腦海裡,成為我對匈牙利民族的一大印象。而在《加蘭塔舞曲》,我也看到這些特色。

始終是第一次聽這首作品,我沒有太多能說的,只是覺得愛樂樂團在快慢強弱之間的對比做得很明顯,令整首舞曲的色彩更鮮明,令觀眾彷彿置身在樹林裡,與加蘭塔人一起在火邊共舞。

 

  1. 亨利·維厄當(Henri Vieuxtemps)

D小調第四小提琴協奏曲(Violin Concerto No. 4 in D minor, Op. 31)

寫於1850年,是一首小提琴協奏曲。

全曲有四段樂章,分別為Andante,Adagio religioso,Scherzo. Vivace和Finale marciale. Andante – Allegro。樂曲先由樂團以小調開始。在一股沉重的氣氛下慢慢開始,而小提琴則在第一樂章中段加入。整首樂曲前兩樂章普遍沉重,後兩樂章則較輕鬆。

聽著著名小提琴家希拉蕊·哈恩的表演,只能說,我清楚看到喜馬拉雅山和一顆海邊小沙的分別。

 

  1. 謝爾蓋·拉赫曼尼諾夫(Sergei Rachmaninoff)

交響舞詩(Symphonic Dances, Op. 45)

寫於1940年,這是拉赫曼尼諾夫的最後一首作品。它總結了拉赫曼尼諾夫一生作品的不同特色。

如絲綢和流水般順滑,但毫不做作的抒情段;如萬花盛放,眾樂器一同演奏的激昂華麗段;移和聲等拉赫曼尼諾夫作品的特色,都能在此作窺見。事實上,此作引用了不少拉赫曼尼諾夫其他作品的樂段,包括第一交響曲,所以它可被視為他作為作曲家一生的總結。

1939年時,因著《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的成功,他想寫一首跟進作品,也就是此作。

全曲分為三樂章,分別為:

  1. Non allegro (C minor – C major)
  2. Andante con moto (Tempo di valse) (G minor)
  3. Lento assai – Allegro vivace – Lento assai. Come prima – Allegro vivace. (D minor – D major)

個人最喜歡第二樂章。它是圓舞曲式編曲(我很喜歡圓舞曲),但拉赫曼尼諾夫為眾人呈上了不一樣的圓舞曲。個人覺得旋律充滿俄羅斯風調,聽時感覺得到他對以前俄羅斯的思念(他在1917年離開了俄羅斯)。圓舞曲起源自巴伐利亞、奧地利一帶,但添上俄國色彩後,便看到它的另一面可能性。如果把奧地利圓舞曲比喻為在白色畫紙上畫出的風景畫,我會認為俄國圓舞曲就像是以黑為底色,並在其上閃耀的七彩萬花筒。

第三樂章尤其突顯到拉赫曼尼諾夫作品的特色──死亡與再生。他在樂曲裡引用《末日經》的樂段,以及自己的另一作品《晚禱》(《All-night Vigil》)中第九樂章裡的一段。前者代表死亡,後者代表復活。這種死亡和再生的主題在他的其他作品也可見一斑。例如《E小調第二交響樂》,第一樂章有不少地方引用了《末日經》的樂段,但整首作品到最後是以輝煌的氣氛作結,彷彿表示光明必戰勝黑暗。就算在著名的《C小調第二鋼琴協奏曲》裡,從其悲傷—輕快的整體旋律走向,也能看到這主題的顯現。

愛樂樂團把以上提及的異國情調,以及死亡與再生的特色都完美地呈現出來。沒有過火,也沒有不足。能夠在現場聽到拉赫曼尼諾夫最後一首作品,是無上的榮幸。

有機會真想在現場再欣賞一次維也納愛樂樂團的演出,目標是新年音樂會!(笑)

如果有人喜歡以上所寫的感想,我會很感動的。

 

最後附上以上提及三首樂曲的錄音。

  1. 佐爾坦·高大宜(Zoltán Kodály)

加蘭塔舞曲(Dances of Galánta)

 

  1. 亨利·維厄當(Henri Vieuxtemps)

D小調第四小提琴協奏曲(Violin Concerto No. 4 in D minor, Op. 31)

 

 

  1. 謝爾蓋·拉赫曼尼諾夫(Sergei Rachmaninoff)

交響舞詩(Symphonic Dances, Op.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