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音樂之極限~貝九(上)

如要大家以一句話來概括樂聖 · 貝多芬的《交響曲第九號》,不知大家會説出怎樣的答案呢?是「作曲家的最後一首交響曲」?是「第一首加入了人聲的交響曲」?還是「自由平等博愛大同歡樂頌」?事實上,《貝九》二字所包含的意義,遠比以上所言的多呢。記得 Dr. Wilhelm Furtwängler 曾説過:

「貝九,是地上音樂之極限。。。」

沒錯,貝九二字所指的,實是人類所能體驗(不論作、演、聽)的聲音的極緻,再也沒有別的聲音能超越此作了。(雖説確有樂聖之《莊嚴彌撒曲》,但那是貝爺作弊所得來的天機,所以不應當作地上音樂。這個我會在詳論莊嚴彌撒曲的文章裏解釋解釋,希望我會寫這篇文章吧。)面對著福老這麼的一句概括,相信大家也能略知《貝九》在藝術與哲學這兩層面的奧秘一二了。那麼,就讓我們一同詳細探討探討這一道極限吧。

第一樂章 創世之奧秘

《貝九》全曲開首,是由小提琴二部及大提琴所奏的十二連音、由小提琴一部、中提琴及低音大提琴所奏的所謂動機,以及由圓號、單簧管、雙簧管、長笛及巴松管依次加入、逐級增厚的和聲所構成的十六小節 – – – 開首前的開首。請留意,這十六小節並不是序奏,她實是整個主旋律的一部分。這點我們可以從這樂章的再現部(小節301)清楚得知:她首次出現,是交響曲以前、是創世以前的時間,是「地是空虛混沌. 淵面黑暗. 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的時間。接著,神説:「要有光」便有了光。第十七小節,全體齊奏,迸發出這樂章的主旋律主體。前十六小節中的所謂動機,既是因,亦是果的給完整地顯現了出來。

而這開首的開首再次出現,則是交響曲、創世神話步進永恆的一刻,是一個靈魂傾聽穹蒼、窺見創世奧秘時驚嘆讚美的一刹。這再現部是嚴格從呈示部主題的原生小節發展而來,而主題的原生形態同時被保留又被拋棄。所謂不變已為萬變,萬變實為不變,屹立不搖,我們在這裏面,親身體驗到命運,萬物受造、人類受造這不能改變的命運。

但要注意的是,以小節301為界,這樂章的前半與後半在本質上,仍是有分別的。這樂章的前半是對神創世客觀的描述,而這樂章的後半則是對神創世主觀的頌讚(雖説或多或少也帶點作曲家對自身命運的不滿,這可從定音鼓於再現部對調性的撕裂一點給推斷出來)。不過,無論是前半或後半,這主題依然是靜態的。這再次印證了樂聖筆下的奏鳴曲式中總有著的一記絕招:不動之動。直至這樂章最後兩小節,作曲家透過簡單的序列化,將靜態主題拉入動力之流。簡單,卻是天才手筆,十拿十穩地使這樂章達至體內平衡,叫這樂章正正在主題真正結束的那一點上結束。

(待續)

對「地上音樂之極限~貝九(上)」的一則回應

迴響已關閉。